特殊来电铃声设置方法(巴铁神曲设置为来电铃声)

如果没有那通特殊来电,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你老婆今天的粉色内内,很性感。”

电话那头,男人带着玩味的笑声。

我大怒,道:“你是谁?我老婆的电话怎么会在你手里?”

“你猜?”

我老婆叫王蕾,是一家小公司的小主管。

做到这个位置,应酬少不了。

经常要联系业务,不请客吃饭是不行的。

我其实不喜欢老婆这个工作,毕竟是女人,在外面喝酒应酬,迟早会吃亏的。

而且我的工资也不低,一个月一万多足够养家糊口了。

但是,她事业心很强,每次我一提起来她都要训斥我,还骂我没出息。

而且因为老婆工作的原因,结婚两年多了,我们一直都没有要孩子,我父母催得很紧。

挂断电话后,我顿时坐不住了。

“喂,林娜,你知道王蕾晚上在哪陪客户吃饭吗?”

我连忙给林娜打过去电话。

林娜是我老婆公司里的同事,也我的高中同学,关系一直都很好。

“瑞清酒店啊,怎么了?王蕾姐还没回家?”

林娜问道。

“是啊,我刚刚打电话过去,是个男人接的,我怕她出事。”

“我们吃饭十一点就结束了呀,王蕾姐喝了点酒,我说跟她一起打车回家,她说不用。最后是甲方的的刘经理陪着她一起的,我把电话发给你,你赶紧去看看吧。”林娜说道。

“好,谢了。”

我点点头道。

很快林娜发来了刘经理的电话,而我赶紧开车出去,到酒店的时候,几个包房都找遍了,根本没找到人。

我连忙给刘经理打电话过去:“喂,是刘经理吗?”

“你哪位?”

“我是王蕾的老公,王蕾现在还没回家,酒店我找了也没人,听说最后是你陪着的,你知道在哪吗?”我尽量保持着客气问道。

“哦,王蕾啊,她喝醉了,自己说就在酒店住了,八楼,你自己去找吧。”

刘经理话一说完,直接挂掉了电话。

这声音我听着跟之前那个男人的声音有些像,但是又不敢确认。

想了想,还是先找到老婆再说。

我报了王蕾的名字和八楼,前台的客服很快查到了房间号,坐着电梯我赶紧上去。

找到了房间,我敲了半天门,王蕾才给我打开,她裹着浴巾,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俏脸坨红。

整个人很迷糊,连走路都歪歪扭扭的,开门后又躺到了床上。

“王蕾,王蕾?”

我走过去,叫了王蕾两声,她都没醒。

想到她刚刚开门都根本不设防的,我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先去浴室看了一下,有洗澡的痕迹,但不好确定是不是有其他的男人来过。

找了半天都没有任何线索。

我现在的心情很忐忑,既希望发现点什么,又希望什么都没有发生,之前的电话只是人家开的个小玩笑。

从浴室出来,王蕾把被子踢掉了,我正打算过去给她盖好。

陡然间发现,地上居然多了一个蓝色的杜蕾斯避孕套。

避孕套已经被拆开了,我捡起来,脸色铁青的看着床上的王蕾,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这个被拆开的避孕套,已经是最大的证明了,我绝对不信,王蕾会没事拆避孕套玩。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王蕾经常应酬,这次果然是出事了。

我现在很想知道,给我戴绿帽的那个男人是谁?

刘经理?

他的声音倒是跟电话里的男人很像。

而且,我更想知道,这件事情,我老婆王蕾到底是清醒半推半就的,还是在醉酒状态下,被人侵犯的。

我一夜都没有睡好。

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没等我质问,王蕾皱眉看着我道:“你怎么来了?”

“你昨晚没回来,打电话又一直不接,我担心你出事,就找刘经理问到了房间号。”

我忍住了没有把电话是个陌生男人接的事情说出来。

“我这么大个人了,能出什么事情?你给刘经理打电话了?”

听到我给刘经理打过电话,王蕾顿时脸色变了,劈头盖脸的骂道。

“赵飞宇,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工作上的事情你不要过问,尤其是应酬的时候?那是我的大客户知不知道?”

“大客户怎么了?”我心里不爽,顶嘴道。

换了平时,我肯定是不敢跟她争论的。

“什么怎么了?你大半夜的打电话,吵到别人休息不说,人家还会以为我王蕾连家庭这点儿小事儿都处理不好,公司的大订单,以后还怎么敢给我做?你真踏马的神经病!”王蕾语气恶劣的骂道。

我脸色难看道:“打个电话而已,至于吗?”

“这是一个电话的问题吗?赵飞宇,我这么在外面拼死拼活的,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多挣点钱?谁叫你那么没用,要不然老娘也不用在外面这么累了。”

“你倒好,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要添乱。我告诉你啊,这次的刘经理是大客户,订单跑了我跟你没完!”

王蕾起身,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忍不住了,从口袋里拿出那个避孕套,说道:“先别着急大客户了,解释解释这个吧,怎么回事?”

王蕾看到避孕套,脸色微变道:“什么东西?一个避孕套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昨晚在你的床上发现的,拆开了,但是用过的避孕套不见了。”我盯着她道。

“一个避孕套而已,要不就是上个客人落下的,要不就是有人拆着玩,我哪里知道怎么回事?哦,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我背着你偷男人了?好啊,来,你来检查一下,看看我昨晚有没有跟男人做过,你来啊!”

王蕾立刻发挥了她的泼妇本性,声音叫喊得很大。

而且专门冲着门外喊,把隔壁的客人和服务生都惊动了。

我丢不起这个人,把避孕套袋子扔在地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赵飞宇,你别走啊,说清楚什么意思!”

王蕾追了出来,看到门外很多人围观,这才返回房间换衣服。

回到家里,王蕾不依不饶,追着我又哭又闹,我实在被逼得没办法了,只好躲到了外面去。

坐在公园里,我越想越憋屈。

明明是王蕾做错了,结果我还被骂一顿,说到底,还是没有确凿的证据。

而且,看王蕾这幅态度,难道真的是我误会她了?

我开始怀疑自己,为了找到证据,再次来到了瑞清酒店,跟前台说我落了一块手表在酒店里,价值几万块,要求查看昨晚的监控。

前台本来还犹豫,我告诉她,不让我看我就报警,到时候损失由酒店负责。

最后,还是酒店的经理出面,陪同我一起去调看监控。

很快,我在监控里找到了老婆王蕾的身影,快十二点的时候,她在陌生男人的搀扶下,晃晃悠悠的来到酒店。

陌生男人是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

中年胖子一脸的银笑,一路上都盯着我老婆王蕾的领口看,还时不时的趁着搀扶的功夫,手掌在她身上揩油。

而这个时候,我老婆因为喝醉了,并没有反抗。

几人乘坐电梯到八楼,然后就进了房间。

五分钟后,那人就出来了。

看到这里,我心里松了口气,看来真是一场误会。

那中年胖子只是揩油,我老婆昨晚并没有吃亏。

但是没想到,几分钟后,监控画面显示,那个中年胖子又折返回了酒店。

而且,手里还有房卡,直接打开了房门。

半个小时后,中年胖子出来了,脸上挂着浪笑。

我看得心中一凉,还是出事了。

半个小时,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

而且,我拿出昨晚的通话记录,中年胖子出来的时候,跟我昨晚打电话给老婆王蕾的时间相差不到一分钟。

很显然,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声音,就是这个中年胖子。

我怒火中烧,捏紧了拳头,道:“把这份监控拷贝一下,我要带走。”

“那不行,你又不是公务人员,没权利拷贝监控。再说了,你手表到底找到没有?”酒店经理摇头道。

我愤怒道:“没找到,反正我也不要你赔了。但是你必须把监控拷贝给我,不然的话我天天来你酒店闹,让你做不了生意。不信你就试试看!”

酒店经理看我不好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让保安拷贝了一份。

回到家里,王蕾还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嗑瓜子,看到我回来,她余怒还没有消。

“你死哪里去了?还不赶紧做饭,想要饿死老娘啊?”

因为王蕾工作比较忙碌,家里家务和做饭都是我承包了。

我并没有去厨房,而是坐到了她对面,拿出手机道:“你先看看这个吧。”

“什么东西啊,有什么好看的?”

王蕾嘴上不乐意,但还是接过了手机,里面正是我拷贝回来的监控。

她看得很快,一直划着快进,几分钟后,王蕾神色越来越不自然,道:“这,这个你从哪里弄来的?”

“你昨晚住的瑞清酒店。”我冷静的说道。

铁证如山,王蕾眼神闪烁了几下,突然走过来抓着我胳膊,委屈道。

“老公,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是自愿的。你也看得出来,我昨晚是喝醉了的。牛堂文,这个畜生,居然趁我喝醉了,占我便宜!”

“你确定你什么都不知道?”我问道。

“当然啊,人家喝醉了嘛。赵飞宇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不相信我吧?”

说实话,我很难相信,想了想道:“我当然相信你,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报警,有这些证据足够起诉他侵犯罪了。”

“什么?报警?这不太好吧。如果报警的话,我的单子就没了…..”

王蕾犹豫了起来,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态度坚决道:“当然要报警,他这是侵犯,要负法律责任的。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单子,如果不报警的话,我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必须要把他送进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不报警处理的话,我不可能跟她过下去。

“那,那好吧。”王蕾犹豫了很久,咬咬牙道。

我带着王蕾直接去了公安局,把监控证据,还有避孕套的袋子交了上去。

警方经过审查和王蕾的口供立案了,依法传唤了刘经理还有牛堂文,然后带着王蕾去做检查。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牛堂文是一家大型连锁超市的老板,身家上亿。

在审讯室里,牛堂文一口否认了侵犯,只承认跟我老婆王蕾发生过关系。

不过他说王蕾是自愿的,意识很清醒,当时两人还洗了个鸳鸯浴。

而且,他的态度非常嚣张,在公安局看到我,指着我的鼻子骂。

“你个小瘪三,想要钱就直接说,老子有的是钱。踏马的,你老婆自己勾引老子,现在还告我侵犯,你踏马的还要不要脸!”

“你说什么?”

我怒不可遏,刚要冲上去揍他,立马就被警察拦住了,并且警告我再冲动的话,把我也关起来。

看到这一幕,牛堂文更加放肆,一脸讥笑道。

“穷屌丝一个,跟我玩,你玩得起吗?我是玩你老婆了,怎么了?有本事别让你老婆出来卖身啊!煞笔一个,你就等着我律师的律师函吧,我要告到你倾家荡产!”

我头脑一热,气血往上冲,红着眼,恨不得弄死这个王八蛋。

但是,两个警察死死的抓着我,其中一个对着牛堂文呵斥道。

“你给我闭嘴!仗着自己有点钱,玩弄人家有夫之妇,你还觉得自己很骄傲是吧?再故意寻衅滋事,我关你半年!”

听到这话,牛堂文这才老实的闭嘴了,但依旧是讥讽的看着我。

因为双方的口供完全不一样,刘经理也只推说安排王蕾住在酒店,后面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

而酒店房间里是隐私,没有监控,证据不足。

接下来,只能等我老婆王蕾的检测结果了。

牛堂文被暂时行政拘留了起来,检测结果还要三天,这三天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种极度的煎熬。

老婆被人家玩了,我还没办法报仇对付他,这种无力感让我很绝望。

尤其是王蕾的态度,自从报警后,对我越来越差了,而且经常跟我提议要撤诉。

我坚决不同意,这件事情,必须要追究到底。

王蕾气势汹汹道:“赵飞宇,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当我被狗咬了一口行不行?”

“真闹大了,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啊?而且,牛老板的公司一年可以在我们这里拿几百万的货,就因为你报警,现在全部泡汤了。”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嗯?几百万的订单就这么重要?你被人侵犯了,我还能当做不知道,当缩头乌龟?”我质问道。

王蕾毫不在乎道:“又没什么损失,就这点儿事,还过不去了是吧?”

她这种根本不在乎贞洁的态度,更让我愤怒。

“什么叫这点儿事?这是原则性的问题,是对我一种极大的侮辱!你没看到牛堂文那嚣张的态度?”

“还有,这次如果算了,下次如果还有订单呢?你是不是还要去跟人家睡觉?”

“赵飞宇!你踏马的再说一遍?老娘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好,你非要鱼死网破是吧?行,咱们离婚!”王蕾也火了,说道。

听到这话,我沉默了。

我跟王蕾是有感情基础的,不过这个基础,一直都是我在迁就着她。

结婚两年多,王蕾十指不沾阳春水,家务都是我来操持的。

她虽然赚的多,年收入是我的几倍,但每个月拿回来的工资,大部分大部分都是她自己花掉了。

化妆品,衣服,全部都是品牌,美其名说是因为在外面应酬,不能穿得太寒酸。

而我一年也买不了两次衣服,房贷,车贷,生活开销,送礼都是我在支撑着的。

即便是这样,我还要委曲求全,生怕王蕾不高兴。

这种婚后的生活,说实话,我也感觉很压抑,生活过得很累,一点儿都不开心。

“离婚可以,等这件事情结束吧,我需要一个答案。”我咬咬牙道。

王蕾骂道:“神经病!我不管你,反正我是要离婚定了!赵飞宇,你这种人,就活该一辈子单身知道吗?”

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鄙夷,厌恶,还有讥讽。

这种眼神,跟牛堂文几乎一模一样。

我内心一阵悲凉,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回了房间。

跟王蕾吵了一架之后,我们两就很少说话了,这两天里,她依旧是去上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而我则是请了律师,焦躁不安的等待着警方的检测结果。

三天时间到了,警方通知我们过去,一路上,我跟王蕾都没有说话。

“根据调查结果和口供证据,分局按照规定,依法对牛堂文终止侦查。”

负责人宣布了结果,并且将通知书递给我了。

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而且,也从侧面证明了,牛堂文对我老婆王蕾的侵犯,并不是强行的,至于具体的细节,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这个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我的头上。

王蕾居然是自愿的,或者是半推半就的。

要不然的话,只要她反抗和挣扎,身上肯定会留下证据的。

从头到尾,我都是相信王蕾是被侵犯的,她是喝醉了无意识的,但是,警方的调查结果,证据确凿,等于是狠狠的扇了我一个巴掌。

难怪!

难怪牛堂文会这么气焰嚣张,因为他很清楚,我老婆王蕾是自愿的,甚至,可能真的是勾引他,就为了那笔几百万的订单。

难怪王蕾一直劝我撤诉,那是因为她自己心虚,知道最后结果调查出来会是什么样的。

原来,小丑居然是我自己。

想到牛堂文的嚣张态度,一股屈辱感,让我差点哭了出来。

我无比的失望,痛苦,转头盯着王蕾,希望她能够给我一个解释。

然而,王蕾只是看了我一眼,冷冷道:“没什么好说的,离婚吧!”

说完,王蕾转身就走。

我捏着处罚通知书,手掌颤抖,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我都无力反驳王蕾。

因为,她已经决定了离婚。

离婚后,什么事情都与我无关了。

负责接待的警官,看我情绪不对劲,安慰道:“看开点,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千万要冷静,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分开说不定以后的生活会更好。”

“谢谢,我知道,我不会轻生的。”

我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走出了分局。

这一整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渡过的,就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如同行尸走肉一样。

王蕾的欺骗,让我很受伤,从头到尾,我就像个小丑一样在挣扎,而她和牛堂文,才是观众,一脸讥笑的看着我表演。

更让我难受的是离婚,我该怎么面对父母。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坐在沙发上,王蕾并没有回来,看来她是下定决定要跟我离婚了。

我已经无所谓了,靠在沙发上,感觉生活失去了希望。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王蕾打过来的。

我接起来,对面说话的却是牛堂文:“喂,小瘪三,你好啊!你老婆今天的内裤是黑色蕾丝哦。”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2日 下午2:11
下一篇 2022年5月12日 下午2: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