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武汉市第十一中学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武汉市第十一中学 >> 教学科研>> 课题研究>> 正文内容

关于对芬兰教育及其高中课程改革的考察报告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年08月28日 点击数:

 

武汉市第十一中学副校长  陶勇

 

引言:

对芬兰教育及其高中课程改革进考察的基本背景

 从2000年开始,世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针对全球15岁中学生每隔三年举行一次“国际学生评量计划”(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简称PISA测试)。

2000年-2009年期间的四次评量报告表明,芬兰学生前三次蝉联PISA测试总分榜冠军,2009年以均分535的成绩位居第二(仅次于韩国539),而且在四次OECD评量计划的参与国中,没有通过PISA测验的平均比例超过20%,但芬兰的学生却不到5%!芬兰这个仅有535万人口的“小国”,跃升为全球教育工作者的目光焦点,被国际媒体誉为“世界上教育落差最小”的国家。那么,芬兰教育成功的秘诀在哪里呢?

当前,我市高中已经全面进入新课程改革,这次自上而下的课程改革在课程理念、课程设置、课程管理、学生评价等方面都有了全新的变化,其中的不少理念和做法的设计受启发于芬兰的高中课程改革,那么芬兰的高中课程改革是如何进行的,他们有哪些成功的做法,对我们新一轮高中课程改革有哪些有益的启示与借鉴呢?

带着这些疑问和学习的愿望,我们一行23人肩负着武汉市教育局领导的重托,在市教科院张楚强处长为团长的带领下,远赴北欧,对芬兰的教育进行了为期21天的深度学习考察培训。

 

进程:

赴芬兰学习考察培训活动行程简介

我们武汉市教育局赴芬兰学习考察团于北京时间9月24日下午6:50飞往上海浦东,9月25日上午9:20搭乘芬兰航空前往芬兰,当地时间下午3:20到达赫尔辛基万达国际机场。

9月26日上午参观访问位于芬兰中部的米凯利高中,听取米凯利高中雅力校长的报告,观摩了该校的课堂教学和学生活动;下午参观访问了芬兰青年学院(职业学院),听取耶鲁校长的报告,并与他进行了有关芬兰教育的探讨。

9月27日全天参观了米凯利市的两所小学,观摩了该校的课堂教学和学生活动,主要了解了整个芬兰基础教育中小学教育是如何为初高中打基础,从而实现芬兰教育一体化。

9月28日全天芬兰方面安排了米凯利市高中校长和课程管理专家给我们做芬兰教育体系和课程管理专题报告,并与我们进行了热烈的互动式沟通和交流,他们回答了很多我们的疑惑。

9月29日全天我们在赫尔辛基大学行政楼会议厅听取了赫尔辛基大学教育研究员Jari Tuomenpuro先生关于芬兰教育的历史和课程改革概况,并就教育改革和课程设置与我们进行了互动交流。

9月30日上午我们在赫尔辛基大学行政楼会议厅听取了赫尔辛基大学教育研究员赫林先生关于芬兰高中课程的教学方法以及芬兰教育面临的问题;下午来到他所在的兼职学校,观摩了他上的一节选修课,并进行了互动式交流。

10月1-2日每天驱车5小时前往芬兰西部城市图尔库市(芬兰旧都),也是芬兰教育历史最悠久、最前沿的城市,了解芬兰西部的教育情况。

10月3日全天我们来到图尔库市教育局,听取了图尔库市教育负责人关于芬兰教育体系、教育发展现状与展望专题报告;接着我们来到一所集小学、初中、高中于一体的综合学校参观,观摩了该校的课堂教学,与校长进行了深度的交流。

10月4日全天我们参观了图尔库市另一所高中,听取了Lena校长关于高中的课程开发、设置与管理,讲解非常详细,观摩了该校的教学设施、场地和部分课堂教学。

10月5-7日每天驱车5小时前往芬兰北部城市罗凡尼美市,该市位于北极圈内,属于芬兰的拉普兰地区,了解芬兰北部的教育情况。

10月8日全天我们来到罗凡尼美的Lyseonpuisyon高中参观考察,听取了该市教育局负责人Risto先生关于芬兰北部拉普兰地区的教育体系和高中课程设置情况,观摩了该校的课堂教学,与校长进行了深度的交流。

10月9-11日每天驱车6个小时前往芬兰东部城市科沃拉市,了解芬兰东部的教育情况。

10月12日全天我们来到科沃拉市政厅,听取了分管教育的Timo局长介绍科沃拉市的教育情况,特别了解了有关该市的职业高中的办学情况。

10月13日我们回到赫尔辛基,进行了本次学习培训的总结交流活动。

10月14日下午5:10我们搭乘芬兰航空回国,10月5日上午12:00从上海浦东飞回武汉,圆满完成本次学习考察活动。

 

分析:

一、芬兰教育系统和高中课程改革的基本情况

(一)芬兰教育系统的基本情况

    1、教育管理

(1)议会:制定教育政策和立法的一般性原则。由芬兰政府、芬兰教育部和全国教育委员会负责执行。

(2)教育部:是全国最高的教育管理机构。管理所有公共资助性教育和培训机构,为政府和议会准备教育领域内的法案和决议,向国有教育机构拨款。

(3)全国教育委员会:是负责教育教学研究、教材审定、教师培训的机构,类似于我国的教科研机构。

 各市均设立相应的教育局和教育委员会,对应负责本地区的教育工作。

2、教育体系

(1)学前教育

芬兰的教育体系不包括实际的学前教育机构,而是由小学和托幼中心提供学前教育。芬兰立法规定,所有市级政府机构都要为年满6岁的儿童提供免费的学前教育,但是否接受学前教育是自愿的。

    (2)综合学校(相当于我国的小学和初中)

芬兰的综合学校属于义务教育,义务教育制度从1921年开始生效,年龄在7岁-15岁,一般为9年。市级政府负责义务教育。综合学校教育结束以后不颁发毕业证书。综合学校每学年190天。一般在春季的5月末或6月初结课,暑假开始,8月中旬开学。除了暑假之外,还有一些特殊假期,比如秋假、圣诞假期、2月或3月的一周滑雪假期。 

       (3) 高中教育和初级职业教育

高中教育主要针对16至19岁年龄段的学生。根据综合学校成绩自主挑选学生。完成高中教育通常需要2至4年时间,学习进度因人而异。完成高中教育后可以选择任何形式的高等教育,高中教育还可以成人教育方式完成。

初级职业教育也是芬兰学生在完成综合学校教育之后的一种选择。可以选择不同的培训项目和课程。获得初级职业资格一般需要3年时间,之后还能继续接受高等教育。初级职业教育一般由市级政府机构、市政委员会和私营机构向学生免费提供。 

(4)高等教育(包括综合大学和专业学院)

芬兰的高等教育由两部分组成:综合大学和专业学院。

综合大学通过举行考试挑选学生,不收学费,毕业生可获得学位。综合大学还提供继续教育和开放式大学教育。在综合大学,获得学士学位需要3年时间,获得硕士学位需要5至6年时间。

专业学院与综合大学的区别在于,专业学院不属于芬兰政府所有,而是属于联合市政委员会或私营机构所有,在专业学院的基本资金中,芬兰政府资金仍占57%。专业学院获得专业学位需要3.5年至4年时间。

(5) 成人教育

芬兰每年大约有20%的人自愿参加教育机构、综合大学和专业学院提供的免费专业资格培训和其他成人教育课程。成人还可以进入综合学校或高中学习,也可以参加高等院校入学考试。芬兰终身教育的机制非常灵活。

(二)芬兰高中教育改革的基本情况

1、芬兰高中教育改革始于20世纪60年代,在借鉴欧洲其他国家经验的基础上,摸索出了一种适合本国国情、能最大程度利用教育资源且行之有效的教育模式。

2、芬兰本轮普通高中课程改革起始于1987年,在全国多所普通高中进行“无固定班级授课制”教学模式实验。1994年,芬兰国家教育事务委员会颁布《高中教育课程框架大纲》,《大纲》围绕让学生更自由地发挥特长,对高中课程设置进行了较大调整,确定在全国高中学校全面实行“无固定班级授课制”,形成了本轮课程改革的基本内容。

3、普通高中课程调整后分为学习领域、学科和课程三个层次。其中,学习领域包括母语及文学、外语、数学、环境与自然科学、价值观与信仰、心理学、历史与社会、美学、体育与健康教育、职业教育与指导等10项;学科包括母语(芬兰语)、第二官方语言(瑞典语)、外语(英、法、德、俄等)、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宗教或伦理学、哲学、心理学、历史与社会、音乐、美术、体育与健康教育、职业教育与指导等。课程是学科的细化,一门学科按内容与难度分为数量不等的若干课程,一个课程平均为38个课时,每个课时45分钟。

4、普通高中教育以课程为基础,不存在年级。他们将过去固定的3年高中学制改为较有伸缩性的2-4年学制。不同的学生可以根据自身智力、学习基础、学习计划进展和学习兴趣等不同情况,在完成学校规定学分的基础上,自己决定用2年、3年或4年完成高中教育,所以课程选择在一定意义上就决定了学习进度。

5、普通高中学习实行学段制。每一学年不像我国那样分成两个学期,而是分为5-6个学段。每个学段大致6-7个星期,其中最后一周为考试周。每个学段开设5-6个课程,实行“学段”和“课程”组织教学是为了克服学期持续时间过长,并行课程太多的弊端,使得学生更加集中精力学习。
     6、普通高中课程分为必修课程、专业课程和应用课程三类。

(1)必修课程面向全国所有的学生,以保证每一个学生能够达到国家规定的最基本的要求;专业课程是对必修课程的拓展和加深,地方和学校可以根据国家的指导性建议设立;应用课程是为学生提供一些专门的知识,它可以是对已学科目的进一步学习,也可以是其他科目的选修。应用性课程主要由学校自主设立,国家不作统一要求。

(2)每所高中开设必修课、专业课和应用课都在300个课程以上。芬兰政府规定,一名普通高中学生要毕业至少需要完成75个课程的学习,其中包括47-51个必修课程和10个专业课程,余下的课程学生可以选修专业课程或应用课程。

7、芬兰高中阶段的学业考试以课程为单元,考试形式灵活,可以是试卷也可以是研究报告等。课程考试成绩实行10分制,4分以下(包括4分)为不及格,10分为满分。每门课如果只有一个课程不及格,并不妨碍学生选修该课目的高级课程,学生只需在准备充分后参加补考(补考次数不限),考试成绩以最高一次计入;但如果同一门课,出现了两次不及格,便不能继续选修该课目的后续高级课程,须经过重新学习并通过考试,方可继续学习该课目更高级别的课程。

8、高中生考大学必须首先参加全国统一的大学入学资格考试。

(1)考试包括4门必考科目,分别是:母语(芬兰语或瑞典语)、第二门民族语言(瑞典语或芬兰语)、外语、数学或综合学科考试。综合学科考试涉及生物、地理、化学、物理、历史和社会学、宗教、伦理道德、哲学或心理学等学科。除必考科目外,学生还可以自愿参加附加考试。

(2)毕业生可在一年半中连续三次完成4门考试,学生要想进入大学学习,还必须参加大学各专业自行组织的入学考试。能否被大学录取,最终取决于大学入学资格考试、高中的平日表现、附加外语考试以及大学入学专业考试的综合成绩。

 

二、芬兰教育的特点及其分析

(一)平等教育理念

“每一个人都有平等的受教育权利”是芬兰教育最核心、最基本的理念。不论城乡、不论族裔、不论性别、不论财富地位、不论学生资质,每一个芬兰人都享有国家提供的无差别的基础教育。学生在15、16岁之前没有所谓的淘汰或选择系统,所有学童皆享有同等的教育机会,接受质量一致的教育。强调教育平等的结果是,使得芬兰成为全球教育落差最小的国家。

我们在米凯利市的一所小学考察时发现,这个学校除了有正常的孩子以外,还有一部分特教学生,学校为每个特教生都配备了特护老师,确保他们完成义务教育。我们观摩了一节特教课,只有两位学生,一位教师满怀深情地在前排用多媒体讲课,课件是孩子父母提供的孩子在各个年龄段的生活照片,老师一句一句耐心地帮助孩子回忆,学生后面有三个老师陪同在一起鼓励并协助她们学习,“不抛弃、不放弃”体现得淋漓尽致。校长说如果有老师歧视这些学生或者对这些学生的照顾不到位,家长就会与学校理论。她非常自豪而又动情地说,芬兰人口数量少,所以不能随意丢掉任何一个孩子,即使是特殊孩子。所以在芬兰,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有障碍的孩子也会像正常孩子一样得到平等的教育。我想这就是我们倡导的“有教无类,为了一切学生”了。

其实我们在二十多天的学校考察中都能深切体会到,在芬兰,没有所谓朽木不可雕的“差生”,他们不会早早地对孩子进行筛选,贴上优劣不同的标签,他们不鼓励也不强调学生从小就与人竞争,在压力下学习,而是耐心启发、协助每个孩子找到自己的生命价值,建立起可以受用终生的积极学习心态。这就是平等教育理念的具体体现。

(二)教育的高投入

多年来,芬兰对教育的公共投入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2%(世界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平均水平5.3%)。根据芬兰法律规定,基础教育(即义务教育阶段)全部免除学费、课本及学习资料费;高中到大学全部免除学费;从小学到高中,所有学校每天为学生提供一份免费中餐。考察期间,我们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学校亲身感受了这种免费的中餐,的确,各校中餐的品种、质量和营养搭配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没有校际差别,也没有地区差别。另外,我们通过咨询还发现,在芬兰教育的高投入下,学校没有所谓的择校费、三限费、增容费、借读费、补课费、资料费、油印费、牛奶费、军训费、校服费、春游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总之,所有学生无条件上学,享有学校一切教育资源。

我们从芬兰的中部-南部-西部-北部-东部的循环考察中亲身体会到,即使是远在北极圈内的拉普兰地区的教育状况都与其他省份没有明显的差异,特别是在教育经费方面,国家同样对小学到大学实行学费免费,小学到高中中餐免费,但是高中的书本和抄本是要交费的,大概每年500欧,国家财政对他们高中的投入平均是每生每年5500欧(相当于48000元人民币,每名学生三年总和约14万左右),如果学校在办学过程中经费不够,还可以打报告由当地市政府再投入,所以,教育经费全国一样不成问题。

法律还规定,基础教育必须遵循就近入学的原则,5公里以外的学校旅行由市级政府机构安排和资助;对于家住得远的孩子,学校帮助学生申请由出租车免费接送,政府买单。每当在学校考察结束正好遇到学生放学时,我们会看到非常高级的沃尔沃、奔驰、福特等出租车直接开到校门口等着学生,看到远道的孩子们背着书包高兴地上车安全回家,真是替他们感受到幸福。

由于教育的高投入,保证了芬兰教育的飞速健康发展,因而芬兰人的教育水平普遍较高,尤其是年轻人的教育水平,已经位于世界前列。

(三)课程的自主性、多样性和选择性

芬兰的地方政府、学校和教师对于课程设置、教材选择、课时安排等具有相当的自主权。

基础教育的课程设置具有“弹性”,芬兰国家教育委员会规定核心课程设置,包括母语与文学(芬兰语、瑞典语或萨米语)、外语(英、法、德、俄等)、公民学、环境科学、宗教或伦理学、自然科学(数学、物理、化学)、健康教育等19门。学校可以结合学生需求和当地经济发展实际开发选修课程。

基础教育的教材实行“一纲多本”。全国教育委员会编写制订的全国核心课程大纲,各家出版商再依据大纲里所规定的各科目内容,委由各领域的教师、专家与特殊教育人才,共同编著完成教科书。各教育机构可自由选择他们认为合适的教材。这一政策使得芬兰的教科书因为竞争激烈而不断提高质量。同时强调地方政府和学校可以决定选修科目的数量、类型、教学形式,学生家长有权决定学生选修哪些科目。学校还给学生专设学生顾问提供关于学习技巧、选修课和初中学习计划的相关咨询服务。

因此,我们在芬兰走过的学校可以看到,这里的孩子选课非常自由,有专门的指导老师指导选课,而且所选的课程都要与他今后的职业和大学的学习专业方向挂钩,所以,每个学生每个学期的课表都是不同的,因而学生上学、放学的时间也是不同的。

总体来看,芬兰的课程改革模式是以自主性、多样性、选择性的课程结构适应迅速变化的世界,保证学生多方面才能的发展,满足人才多样化即受教育者成长的规格、层次、职业取向多元化的需要。它要求课程面向全体学生并适应不同学生发展的不同需要,要求课程设置体现因材施教的思想,力争为每一个学生找到成长的最佳课程模式,要求学校通过开设相应的课程来引导、促进不同学生在不同方面的发展,以保证学生多方面才能得到充分的发挥。   

(四)优良的教师队伍

教师是芬兰最受欢迎和最受尊重的职业,各级教育对教师的要求也很高,中小学教师必须具备硕士学位。每年申请进入大学教育系的学生,录取率不到10%,往往是最优秀的人才能入读教育系从事教师行业,因此教师的素质都非常高。

我们在参观的所有学校中,感受到了最可敬的是他们的老师,从他们的工作中,我们读出了真正意义的“师爱”与“素养”。这种师爱没有做作、没有功利,只有关心、理解、帮助,在课堂上可以经常看到老师蹲下来与学生讲解,在走廊中可以看到老师鼓励孩子们去户外活动的话语,在餐厅可以看到老师们与学生零距离的进餐交流,而且每个老师都是百变高手,一会是英语老师,一会儿是劳技老师,再一会儿是体育老师,这些老师身兼数职,工作很紧张忙碌,根本看不到老师在办公室聊天、看报纸、喝茶或上网做其他的事,更不可能看到老师在办公室睡觉,老师们进进出出都非常迅速,开门关门轻声,与学生同行交流轻声,显示出很高的素养。虽然工作节奏紧张,但是你根本看不到老师疲惫的精神状态,在学生面前,他们始终是很有活力、很阳光也很规范,都是真正有素养的教师。

更多